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民间慈善组织募捐难募要权利捐要动力

2018-11-06 21:10:21

民间慈善组织募捐难:“募”要权利 “捐”要动力

生发于民间的草根组织是公益慈善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它们专业性和执行力强,贴近社区与生活。但是由于“募”要权利、“捐”要动力的问题没有较好地解决,资金筹措仍是民间慈善组织面临的最大挑战。

政策措施频向草根组织倾斜

24日,第二届广州市慈善项目推介会落下帷幕。作为政府搭建的劝募平台,推介会在过去两个多月帮助339个慈善项目对接资金近4.12亿元。而与去年举行的首届推介会相比,今年草根组织获得认捐的比例大幅提高。

据大会统计,截至23日,有25家参与推介的草根组织获得认捐,占到全部获捐机构的六成——去年,这个比例还只有约三分之一。

广州市金丝带特殊儿童家长互助中心是一家由癌症患儿家长发起、完全扎根于民间的慈善组织。今年推介会,他们的“癌症儿童愿望成真”“医院游戏服务”等项目已获认捐超过40万元。

“去年我们也参加了推介会,但在会上没有募到钱。”金丝带副理事长罗志勇告诉,今年的进步让他有点喜出望外,“重要原因是政府部门今年一直着重推介我们这些草根组织。”

例如,在面向不同企业和爱心人士的9场专场推介活动中,政府部门作为主办方不再是劝募的主角,把话筒真正递给了数十家民间组织,让他们得以和潜在的捐赠人面对面交流。罗志勇在一场面向个体私营业主的推介活动上发言,告诉人们金丝带的“愿望成真”项目如何为1400多名癌症患儿达成了心愿,企业的捐款意向也随之而来。

广州市政府部门俯下身段、主动向草根组织倾斜的做法得到了他们的一致肯定。然而,尽管草根组织获得认捐的比例有所提高,但在捐款总额中所占比例并不大。随访发现,这些组织获捐的金额多在数万元左右。

这一特征也与国内慈善捐赠的总体状况相一致:根据中国社科院等机构今年5月发布的《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4》(下简称“蓝皮书”),2013年我国社会捐赠总量预计突破1100亿元,但其中慈善会系统、红十字会系统、民政系统和其他党政机关受捐额合计超过670亿元。政府和靠近政府的组织在慈善捐赠中仍然占主导地位。

“募”权利微弱、“捐”动力不足

18日在中山大学举行的一场慈善思想峰会上,广东省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秘书长胡小军的一句话引得台下的学者和公益人们会心一笑。他说,在慈善组织发展的过程中,“政策是第一生产力”。

慈善组织要募集到更多的资源,制度挑战仍是主要障碍之一。在我国大部分地方,慈善组织公募权仍未放开,公开募捐理论上仍然是慈善会、红十字会和公募基金会的“特权”。

广州市2012年5月实施《广州市募捐条例》,在全国率先放开公募权,将募捐主体从上述三类慈善组织扩大到了公益慈善类的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和非营利性事业单位。

据广州市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王福军介绍,截至今年5月底,该局已办理募捐许可333项、备案1453项。批准许可的募捐项目中,社团86项、民办非企业单位196项、非营利性事业单位51项。

而在社会组织看来,光有“募”的权利并不足以扭转筹资难的局面,还需要让爱心人士有更多“捐”的动力,税费制度的完善是关键。

罗志勇告诉,由于缺乏明确指引,金丝带通过几次边摸索边申请,才获得了组织本身减免所得税等税费的资格,但对于刺激捐赠更直接的“税前扣除”,似乎仍然遥不可及。

“如果有‘税前扣除’,意味着企业或者爱心人士给我们捐款可以抵扣他们自己的所得税,这个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激励。”罗志勇说,“但就目前的政策来看,只有基金会和社会团体能够申请‘税前扣除’,民办非企业无法办理。”

恩友财务是一家专门为社会组织提供支持的公益机构,其执行理事周早英同样认为,难以取得免税和“税前扣除”资格是草根组织在募款中最大的政策障碍。

“这些申请涉及到民政、财政和税务三大系统,草根组织在他们面前是非常弱小的,希望能有一个部门来牵头,尽量简化申请流程并及时给予社会组织反馈。”她说。

募款靠能力、能力靠生态

金丝带于2006年初创的时候,所有经费只有3名创始人凑的2600元钱,而2013年一年,其募款总额达到了147万,在草根组织中是个相当不错的成绩。

回顾发展历程,罗志勇认为,其中一个转折点是他们第一次拿出了有吸引力的“愿望成真”项目。“以前我们到医院开分享会,也有意义,但是捐赠人看不出来效果。”他解释说,“但我们每帮一个孩子完成心愿,效果和影响力都是很明显的。”

好项目吸引资金,有了资金再把项目做得更专业,同时完善组织的内部治理——罗志勇说,除了政策动力,草根组织应当更多地思考如何实现这样的良性循环。“一定要走向专业化,金丝带现在参与了三个透明度评价体系,而且评分都不错。”罗志勇说,“公开透明不光是做给别人看的,参照这些指标,我们就能知道用什么标准去约束自己,其实对组织完善内部治理的意义更大。”

胡小军认为,现代公益倡导由民间慈善组织来配置资源,“前提是要比政府、企业、公众和基金会来配置得更有效”,而要满足这个前提,专业化是必经之路。

“以前我们觉得能力不够是草根组织自己的事情,但现在发现我们应该用一个生态系统的眼光去看待这个问题。”胡小军说。

他建议,应该大力推动类似恩友财务这样专业的支持机构和枢纽型社会组织的建设;强调草根组织与政府、企业及媒体等的协同创新;关注与公益慈善有关的知识生产。(赖雨晨)

原标题:民间慈善组织募捐难:“募”要权利“捐”要动力

稿源:中新

作者:

触头模块
奶茶培训
滑升门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