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随着苹果去年的两款iPhone热销苹果一

2018-11-05 21:31:36

桌面互联成就了Google,但移动互联让这家公司进入一段不大不小的瓶颈期。如果是腾讯移动互联的门票,那么Google 手中的这张牌就是Chrome。Google要发动收紧Android 控制大权、 打造超级APP版Chrome和推出Physical Web三大战役重新定义移动互联

移动互联始于2007年的iPhone发布,兴起于2008年苹果推出App Store,并正式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iOS(彼时还不叫这个名字)API。当初极不情愿将「优雅」的苹果系统开放给第三方的乔帮主或许不会预料到,2014年,苹果依靠一个个App赚取的收入达到惊人的150亿美元。另据国外媒体Box Office Mojo公布的消息,iOS的第三方开发者们在2014年的收入已与好莱坞的2014年票房收入持平。

随着苹果去年的两款iPhone热销,苹果一手打造的App经济持续升温,在2015年第一周,App Store收入再破纪录,应用购买以及应用内收入总计接近5亿美元。这些鲜活的数字似乎都在说明:移动互联就是App。

但有一家公司却对App 说不,这就是Google。

搜索巨人玩不转的APP 经济

表面来看,Google在移动互联领域几乎紧紧跟随苹果的步伐。2007年,第一款iPhone发布,此时已接近完成的Google计划被时任Android负责人安迪鲁宾推倒重来。2008年10月,第一部Android G1正式发布,与该同时上线的还有Google Play的前身Android Market一个与苹果Apple store类似的应用商店。

事实上,Google的Android Market发展速度并不慢。2010年8月,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突破10亿;而这个数字攀升到100亿只用了14个月,紧接着,2012年6月,200亿下载量的目标实现;截至到2013年7月,整个Google Play的应用数量达到100万,总下载次数也达到500亿。

但在收入方面,Google Play 的表现却和其快速发展的势头并不相符。在上周Google 发布的最新财报里,搜索巨人并未公布Google Play的具体收入,只是把它放在其他业务里,与Google 企业业务一起计算为17亿美元。

Google 无法在App 收入上挣钱的原因很多。首先,与苹果靠靠掌控iOS不同,Google对于Android 的「放任自流」的确加速了Android移动设备的普及,但同时也带来了Android系统和应用市场的碎片化局面,现在来看,Android 并不需要一个类似于App Store的大一统市场,而需要各个基于本地需求与本地移动设备情况(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里的Android设备并不相同)的本地Android市场,这部分市场的收入与Android毫无关系。

其次,以桌面互联起家的Google,其自身固有的商业模式与移动互联的App经济有着极大差异。在桌面互联上,浏览器有着强大的入口功能,Google 扮演着浏览器的看门人角色,从最初与firefox合作到后来索性自己推出Chrome浏览器,Google控制了民点击的方向,也为自己的广告业务带来巨大回报。

但移动互联的App是另一套玩法。App 彼此独立,形成了一个个自己的生态系统。很多桌面互联的使用习惯在移动设备上完全不同。以即将到来的五一假期为例,在桌面互联时代,人们通过浏览器的搜索引擎找到旅行站,订机票、酒店,看旅行攻略,而到了移动设备上,用户只需打开一个个App完成整个流程,这些App可以是旅行站的App,也可能是地图的App,即使用户都在使用Android 设备,但这些操作也可以完全脱离Google 的任何一项服务,尤其是搜索服务。

Google 改造移动互联的三大战役

不可否认,Google 自身开发App 的能力非常强大。在iOS上,Google 地图有着极高普及率;Android 平台的Chrome浏览器、Gmail、Google 云端硬盘堪比桌面级的应用。但这些App 依然无法让Google 走出移动互联App经济的噩梦。从去年开始,Google 的自救措施展现出搜索巨人对移动互联的另一种想象力。

收紧Android 控制大权

自Android 5.0开始,Google一改此前通过运营商或制造商推送系统更新的做法,所有重要的系统更新都只能通过Google Play Sevice推送,以此保障来逐步统一Android系统层面的安全功能。

Google 宣称此举是为了对抗Android系统中的各种潜在安全漏洞,但这意味着,Android设备制造商们的话语权在不断下降。更近一步来说,开放的Android 可能即将结束。

Chrome 的野心

2013年,Android 之父安迪鲁宾被Google 管理层调离Android团队,原Chrome和应用部门副总裁桑德尔皮查伊成为Android新的负责人,此举被认为是Google有意将Chrome与Android平台整合的标志。2014年10月,Google 管理层再次调整,桑德尔皮查伊已正式成为Google的二号人物。

人员调整也伴随着Chrome浏览器功能上的调整。在2015年3月全球桌面浏览器市场中,Chrome 位于IE之后,占据了25%的份额。4月,桌面版与移动版的Chrome 几乎同时上线一项新功能推送通知。桌面版浏览器的推送并不稀奇,OS X的Safari 也具备这一功能,但在移动设备上,Chrome 的这一更新展现出Google 将Chrome 打造成超级App 甚至另一个Android的野心。

去年开始,关于超级App的讨论日益增多。 本月初,《经济学人》杂志援引硅谷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 联合创始人Benedict Evans的话表示:消息类应用正在成长为超级App,并逐步瓦解iOS、Android 的统治地位。Benedict Evans的观点并不稀奇,在中国,越来越多的用户依赖:你可以在上面谈工作、聊生活,在朋友圈晒照片、发鸡汤,可以通过钱包订餐、购物、订车,几乎移动互联上所有需求都可以在里实现。

如果是腾讯移动互联的门票,那么Google 手中的这张牌就是Chrome。

在新版的Chrome里,用户可以选择把跟桌机版一样的推送通知都在上显示。内容包括由页推送的消息、拍卖进度等,还允许用户在桌面建立一个页快捷方式。这样一个个快捷方式看起来就像独立的App,但不同的是,所有的页都是通过Chrome呈现,所有页的推送也都通过Chrome底层代码实现,这和iOS、Android上的App有着本质的区别。

接下来,Google 极有可能把Chrome 应用商店也搬到移动端。在桌面互联上,丰富的Chrome 应用、扩展让这款浏览器异常强大,甚至实现了Chrome OS的基础功能。可以想象,当Chrome移动浏览器拥有了这些第三方应用和扩展后,一个新的移动操作系统雏形已基本形成。

Physical Web:向App说再见

2014年10月,Google 悄然推出一个名叫Physical Web项目,这个项目旨在创建一项公共标准,利用该标准能够通过站链接而非移动应用将迥然不同的可联设备联系在一起。

根据Google 官方的描述,以公交车站和自动售货机为例,每个装置都将分配到其自己的一个URL地址。接着,这个URL将发向周围的一切事物,附近的或平板电脑将会接收到它。这时人们即可在他们的移动设备上使用开放络与这个装置进行交互,而不需要下载一个专门的公交站应用或单独的自动售货机应用。

表面来看,Physical Web 只是Google用来应对物联的解决方案,与2014年32亿美元收购Nest 形成软硬件双重布局。但本质上讲,搜索巨人则是希望在从移动互联到物联的转变中,让Web重新成为人类数字化的中心。

搜索巨人的野心在下面这段博文里可见一斑:

智能设备的数量将要激增,而每台新设备都需要其自有应用的假设是不现实的,我们需要一个系统,一个能让每个人无论何时都能与任何设备进行交互的系统。

桌面互联成就了Google,但移动互联让这家公司进入一段不大不小的瓶颈期。开放的Android 为Google 带来了移动互联的新方向,但在App经济与固有商业模式的博弈中,Google 正在用技术和理念推动下一次革命的到来。(本文首发于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赵赛坡,公号:机器之心】

手划船
枪柜
捕鱼游戏下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